多所高校法学家要求对连杀11人暴徒精神病鉴定,法院:执行死刑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1959年出生的邱兴华就是游荡在人间的一名恶魔,这个看上去老实本分的陕西省石泉县农民,本来拥有一项养家糊口的技术本领:精通修理各种机械和家电修理。家里有地,还能用“修理机械”赚取额外收入,一家5口(三个子女,两女一儿)的日子过得还算可以。可是,偏偏邱兴华是一个喜欢“坑蒙拐骗,投机取巧”的人,帮助别人修理机械时,总会设置一些障碍,耍些小聪明。农村都是熟人圈子,时间久了,大家都知道邱兴华“心眼坏”,再也不找他修理东西。窘迫之下,邱兴华多次盗窃,因此3次被捕入狱,名声也臭了。1999年冬天,邱兴华干脆搬离本村,租住在佛坪县大河坝镇五四村三组的一户农家。远走他乡,安身立命谈何容易,邱兴华一家的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真应了那句话:“是金子到哪都能发光,是泥巴到哪都扶不上墙。”到了2006年的时候,邱兴华找不到任何工作,家里大半年都没有任何收入,日子过得可想而知,想必邱兴华的心里也是各种“不好受”。当年5月份的一天,邱兴华夫妇俩到石泉县城逛街,在街上,忽然有一个白胡子老头叫住了他们,交谈一番后,老头给邱兴华转运“算卦出招”:“你心事很重,我给你算一卦?你只要到凤凰山上,找到两块刻有姓邱祖先的石碑,多烧些香火就好。”正处于绝境之中的邱兴华信以为真,他第一时间跑到凤凰山,找到了两块刻有姓邱人名的石(墓)碑,将其放置在铁瓦殿山顶露天处,当作“祖宗牌位”供奉起来,隔段时间就烧香跪拜,希望“祖宗”能给自己带来好运。2006年6月18日至7月2日,邱兴华与其妻何冉凤先后两次到陕西省汉阴县铁瓦殿道观筹签还愿。期间,邱兴华发现道观将其“祖宗牌位”挪用当做铁瓦殿道观的殿门踏板,遂擅自将“祖宗牌位”拆走移到原位。铁瓦殿道观管理人员宋道成见状后,和邱兴华发生激烈争吵,宋道成言语中辱骂邱兴华“无能,乱认祖宗”等,主持熊万成出面好言相劝,邱兴华误以为熊万成调戏他妻子,恶向胆边生,心里产生一个恶念:要将铁瓦殿道观灭门,以解心头之恨。说白了就是泄愤!不动声色中,邱兴华已经准备好了杀人工具,谋划好了逃亡路线。一切妥当后,邱兴华于7月14日夜,趁道观内管理人员和香客熟睡之机,持斧头、弯刀,将陕西汉阴县铁瓦殿内熊万成、工作人员和香客等10人杀死,放火焚烧现场后潜逃。据后来的报道,邱兴华作案手段之残忍,实在是一个恶魔和暴徒。殿内躺有死者,血迹满地,两间房被烧塌。当地平梁镇派出所警察赶到,往里搜寻,总共有10人分别死在3个房间,其中6人是道观人员,4人为香客,9男1女,最大的63岁,最小的12岁。更让人胆寒的是,道观住持熊万成的心被剖出,切成丝下锅炒熟放在一个盘子里,里面还有他一个眼珠。他的脸被砍了五六刀,胸脯和脚上亦分别被挖掉3块肉,扔在两个房间里。其余9人则尸身完整,明显是被重量级的锐器所砍,“几乎都是一刀致命”。他们身上覆盖着道观里的红布。五爱村村民詹本模在抬运尸体时,发现其中7人是裸体,包括60多岁的道观女厨师。警方很快锁定邱兴华为犯罪嫌疑人,并对其实施抓捕。7月26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并悬赏5万元捉拿邱兴华。8月11日,赏金涨到10万元。邱兴华逃亡过程中,多次实施抢劫,差点将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万福店农场魏岗村村民魏义凯家一家三口灭门(魏义凯被杀,妻女重伤落下终身残疾)。8月19日晚,邱兴华返回自己租住的“家中”时,被守护在门外的4名民警抓获。邱兴华被逮捕时,激烈反抗,大声朝家人喊叫:“拿菜刀,帮我把菜刀拿来!”2006年10月19日,邱兴华被判处死刑。其妻子向法庭反映:邱兴华有精神病史。10月31日,邱兴华提出上诉。二审当中,邱兴华的辩护律师张桦当庭提出请求对邱兴华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的要求,未得到法庭的采纳。12月11日,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龙卫球,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何海波,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周泽五位法学专家发表公开信,请求司法部门立即为邱兴华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公开信中说,在精神病学家提出质疑的情况下,如不对邱兴华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将严重损害被告人的权利,也将严重损害司法权威。陕西省高院对要求邱兴华进行司法精神鉴定的意见不予采纳,最终维持一审判决。12月28日,邱兴华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有记者向邱兴华提问:“邱兴华,你后悔吗?”邱兴华却笑着说:“不后悔!我没做错。”随着安康江北河岸边采沙场的一声枪响,暴徒邱兴华结束了48岁的生命!这个案件中,受害者与施暴者谁对谁错很难说,但是暴力行为不可取,以暴制暴,最终会是“同归于尽”。